我国农民非制度化参与的现状如何

金融知识 5℃ 0

  家族或宗族活动。在相当多的农村,家族势力的强弱、人数的多少基本决定了村民委员会的组成,即使由于乡镇政府和 村党组织的介入,家族的政治代表未能进入村委会,其仍是一个 能够对村委会发起潜在挑战的非正式权力中心。人格化参与。不同的阶层有着不同的利益取向,由于制度化的政治参与渠道不足以满足他们的利益,他们便借助于一种人格化的方式来参与政治。
  个体私营业主通过与乡村干部搞好关系,通过亲戚朋友关系找到更大的更可靠的靠山,以谋求得到如供电、供水、税费减免等方面的特殊关照。村干部则竭力搞好与乡镇干部的关系,在村民中通过亲戚朋友形成自己的同盟,维持自己在农村权力结构中的地位。普通农民则希望与村干部搞好关系,以得到某些方面的照顾或免于一些麻烦等等。
  
  非正常参与。上访、投诉、法律诉讼等,均是农民通过合法渠道向上级表达他们的利益诉求的行为方式,这些利益诉求大多是针对村干部贪污、浪费以及对待农民不公,侵蚀农民利益等行为的。但这些诉求往往被乡村干部忽视、误解或错误对待,从而使得农民不得不以法律手段来解决,有时甚至采用非法形式以达到解决目的。

 我国农民非制度化参与的现状如何 金融知识

农民子女教育现状是什么样的

  2008年,我国教育部部长在访谈中对农村地区义务教育普及 的现状做了简要介绍:在过去几年当中,农村义务教育发生了深刻 的变化,取得了很大的进步,主要体现在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 制改革上。“两免一补”政策使得农村1。5亿的学生都得到了好处。 据统计,学生受益是非常明显的,中西部地区平均每年每个小学生 家庭大概减负230元钱,初中生家庭减负410元钱。
  “两免一补” 是在过去几年当中,农村教育实行的最大的一个工程。数据显示,目前在农村地区还未能享受到九年义务教育的学龄 儿童已经相当少了,但个别的失学、綴学现象依然存在,而接受髙 中教育、职业技术教育、高等教育的人数依然存在很大的不足和上 升空间,农民教育问题依然任重道远,需要政府的重视和投人,也 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和支持,以正确的态度来对待教育事业。
  子女失学的三个主要原因是经济条件、家长 态度和学业成绩。其中经济因素是影响最大的,19。35%的农民朋 友认为上学投资值得,但要看经济条件,失学子女有59。 86%是交 不起学费造成的。其实现行的九年义务教育严格意义上说是没有收“学费”的,收取的费用只是课本费和杂费,如果课本能向高年级 的学生借用,那上完小学加上初中的九年课程开销就非常小了。
  农 村的学校设施、教育资源不及城市发达,尤其是在外语教学和电脑 教学方面差距明显,但至少近年来还是新建了不少学校,条件也正 在逐步改善。时至今日,义务教育在农村地区的普及率已接近 100%。受义务教育的影响,具有初中文化的人口比例比20年前有 了大幅提高。
  但在农村地区初中往往就是一道坎,有中专、高中学 历的人数不到十分之一,具有大学或更高教育程度的人更少。那 么,小学加上初中这九年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,是否就足够了呢?如果目标仅仅是操持农活、维持生计、勉强能混口饭填饱肚子,就 这九年学也不见得非上不可。
  但要想谋求更好的发展即便依然是务 农,想要投人更少一些,收成更好一些,我们就需要更多的知 识了。

农民合作社资金筹措的现状是怎样的

  资金是生产活动的黏合剂,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。农民 合作社的运行、发展和壮大离不开资金的支撑,没有资金农民合作社就不能正常运行,更谈不上发展和壮大。目前的情况是合作 社普遍“差钱”,资金短缺、资金匮乏是共性问题,已经成为制约农民合作社发展的瓶颈。
  农民合作社是由弱势的农民互助合作成立起来的,缺资金、 缺技术、缺信息、缺市场是现实的问题,他们为解决这样的困境 成立合作社,走向合作、抱团发展之路。梳理目前农民合作社运营资金筹措渠道主要有:①合作社成立时成员的出资额;②合作 社盈余分配时提取的公积金;③各级财政扶持资金;④社会捐赠 资金;⑤金融机构贷款;⑥民间借贷;⑦合作社内部资金互助。
  乍一看起来合作社运营资金筹措渠道好像很多,实际上针对每家合作社来说,获取资金的来源渠道不但很少,而且资金量也 有限。按常理说一个企业的发展,除了自有资金以外,从国家金 融机构获取贷款是每个企业发展资金来源的重要渠道。但是由于农民合作社总体发育水平不高,多数农民合作社经济实力不强, 注册资本金较少,关键是可抵(质)押财产不多,没有担保单 位,国家金融机构追求利润最大化和考虑贷款风险,根本没有把合作社纳入信贷对象。
  因此,合作社从银行信用社获取贷款是难 上加难。《农民专业合作社法》第五十一条规定:“国家政策性金融 机构应当采取多种形式,为农民专业合作社提供多渠道的资金支持。具体支持政策由国务院规定。国家鼓励商业性金融机构采取 多种形式,为农民专业合作社提供金融服务。
  ” 2009年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农业部联合下发了《关于做好农民专业合作 社金融服务工作的意见》(银监发〔2009〕13号),文件中明 确:“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要按照“先评级——后授信——再用信”的程序,把农民专业合作社全部纳入信用评定范围。
  ”农业 部门虽然多次与信用联社沟通联系,但是信用社的积极性不高,这项工作至今也没有开展起来。2008年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 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指出:“允许有条件的农民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。”第一次给了农民发展金融的自主权,这是一个重大突破。
  在后来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中,对农民合作社开 展信用合作都有明确的表述:①2010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:支 持有条件的合作社兴办农村资金互助社;②2012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:有序发展农村资金互助组织,引导农民合作社规范开展 信用合作;③2013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:规范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;④2014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:坚持社员制、封闭性原则, 在不对外吸储放贷、不支付固定回报的前提下,推动社区性农村资金互助组织发展。
  在中央政策的指引下,农民合作社尝试着成员资金互助解决 发展资金不足的难题,收到了一定成效。
  但是,在一些地方、个 别农民合作社以中央“允许有条件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”为名,背离服务宗旨,擅自开办存贷款业务,扰乱了金融市 场秩序,其后果是不仅给合作社成员、农民造成了严重损失,而且是败坏了合作社的名誉,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,同时,也 增加了社会不稳定因素。